我在原地-看着那世界流浪

作者:寇玉鑫 , 分类:生活语录 , 浏览:4423 , 评论:0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什么时候变得不安,和没有归属感。然后还一味任性地埋怨,这不是我的错,如此焦躁,和孩子气的自己。忍不住的想放逐和流浪。苏看着依旧苍白的自己,像蒲草一样飘来飘去。

 

   苏第一次单独远行,是一个漫长的暑假,然后第一次见到他。苏本来打算一个人从成都骑车去拉萨,骑了十来天,路过了西宁,西宁的小旅馆有一面广告墙,有一副漫画吸引了苏,是一个男孩夸张的头像,下面写了一行小字,包车电话,苏想尝试一下游客的感觉,就打过去,对方说纯正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可用他的嗓音说出来,有江南的温润与柔和,很是好听,苏和他约好时间。

 

   他开着一辆老掉牙的军用吉普,人却干净的过分,白色的棉布衬衣落落无尘,微笑,淡定,从容,透明,远远望去,还有一点点离索群居的味道。苏微微诧异,可不曾过问,心血来潮地砍价,包车一天从50砍到30。他没睡醒似的点头。苏还记得那辆车子还保留着老式的卡带机,他放着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跟着一起吹口哨。这首歌,苏后来听了很多遍,都没有他车上沙哑的卡带好听。

 

   他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苏不奇怪,也不发问。在那张磁带反复的循环中,听他讲流浪的故事。他比苏大了5岁,大学没读完就跑出来了,从北京到内蒙古,新疆,西藏,甘肃,青海······

 

   西边的空气自由,他说。他到过新疆的塔城,那里有兵团的农场,大草原辽阔无边。他说,人在边疆感觉会不一样,站在遥远的边境线上,风景其实很单调,有时候,出奇的安静,安静得像世界的末日,让人觉得渺小,有时候,有很大的风,从边境线上吹过来,走在风吹过来的方向,又觉得自己总算没白来世上一遭。不知为何,苏觉得他有些忧伤。他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也许是一场恋爱的时间,厌倦了,也就走了。

 

   苏问他吃啥喝啥,他说,没钱了,打点小工挣点钱,总能活着。一个月钱,他一人一车流浪在西宁,钱花光了,一个哥们收留了他,他叫那人叫唠叨,是西宁人。唠叨虽然话多,但人仗义,帮他拉点散活赚钱。那晚苏和他们去文化街吃干拌面,像熟人一样。苏告诉他,过几天就骑车去拉萨了。他随口说,他也去。

 

   那两天,他借了辆自行车,带苏去转西宁城,南山,北山,回民街,水井巷,有一次沿着湟水河向西骑,一直骑到人烟稀少的村落。苏尤其喜欢沿着河流骑行的感觉,说不清楚为什么,苏水有着格外的感情。苏问他,这是西宁最长的河吗?他说,不仅最长,还是整个西宁和青海的命脉。也许是魂,苏说,他说,下次带你往西边走,那里有一个峡谷,苏一定会喜欢。

 

   苏没有想到,他真的和自己一起出发,更让人不解的是,他一声召唤,唠叨也跟着去了。临走前一晚,苏去唠叨家帮他们收拾东西,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在门口等他,哭哭啼啼地不肯走。他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像个局外人。是唠叨不停地劝,把女孩劝走了。她转身的时候,敌意地看了苏几眼。

 

   苏问他,你女朋友吗?他说,家里人安排的。

 

   七月的一个中午,苏他们三人从西宁出发,骑车去拉萨。一路上三人成了患难之交。苏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如此热爱路上。路上的他,是发光的,如此自由,浪漫和,有灵魂。在他的自行车前面的车把上有一个他自己编的稻草人,他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阿睿。他疯狂地踩着脚踏板,对着阿睿大声的歌唱。

 

   他非常的善变。有一次走错了路,多骑了十几公里,在掉头的时候,他说,你们俩走吧,我就按着错的走。他带着懒散的表情,很欠揍的样子。但不知为何,每个人都被他吸引。苏猜不透他再次改变主意,愿意掉头和苏他们一起走的原因,一直猫掉进河里去了,他跳进水里把猫救起来,上岸后就忘了自己要独行。

 

   青藏线上的国道上时常能碰到骑车去拉萨的年轻人,苏他们原先三人的队伍变成七个人。这些人后来都变成了莫逆之交,有事儿就言语,没事儿不联系。

 

   苏后来去了北京上学,有一天苏接到他的电话,说他回北京了,然后约在咖啡馆。面对面坐着,苏觉得有点荒唐。他告诉苏,他刚从藏区回来,那边正在下雪呢。大厦外面的三环路堵成了停车场,人人焦躁不安,人人带着面具。苏听着那些遥远的故事,心想,在城市的文明里,两颗心贴不到一起去。

 

   苏说出去走走吧,两人马路牙子上坐着,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苏索性把手机关机,这时候感觉才回来,他突然告诉苏,他奶奶死了。那是苏第一次见他哭,像个孩子。

 

   苏问他,还走吗?他闭上眼睛,没搭理苏。苏想起西宁的夏天,一样的柳树,不一样的风。

 

   奶奶葬礼结束后,他又出发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找苏,他们聊了一夜。苏想起从拉萨回西宁的那晚,苏他们几个在餐厅吃饭。他去洗手间,邻桌的几个混混跟苏逗贫。他让苏先走。苏刚出门,他就抄起桌上的酒瓶拍人家。他打起架来不要命。直到警察来了他还没有停下,满身是血,带着逼人的英气。

 

   苏问他,怎样看她这个朋友,他开玩笑说,怕飞的太远了,忘记自己在哪儿,所以就需要一个坐标。苏笑了,其实他也是苏的坐标,苏守在无聊的现实里,让他替自己流浪。第二天苏去学校,他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等苏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留下一张漫画,一个妹妹的小女孩,脚踩小马蹄,正在吃一片棉花糖。

 

   苏也不是没有见他真心爱过。有一年的冬夜,有人砰砰敲苏的门,他站在门外,胡子拉碴,苏诧异地发现,他不在是初见面的那个面容苍白眼神明亮的少年了,虽然,他还有苏,依然年轻。苏还是什么都没说,进厨房先下两包方便面,打两个鸡蛋,。他也什么都没说,埋头吃完,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愿意把他最难看的样子给你看,你唯有心存感激。苏看着他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然后像哥们一样照顾他。苏什么也没有问,听他迷糊着嘟囔,真的走累了,要停下来了。可是苏,还有谁,会替我们流浪。

 

   一瞬间,苏突然就想要流泪。

 

   再次接到他的电话,是在夏天,他说,唠叨要结婚了,去西宁吧。当年一起去西藏的朋友全到齐了。几年未见,这些当初发誓一辈子在路上的人,大多数都停了下来,没什么新鲜的,都是停在一个累的地方。那天,所有人除了苏,都喝的酩酊大醉。

 

   他们陆续回去了,苏请了假,想多呆几天,苏问他下一站去哪?他苦笑着,苏,其实我也妥协了。

 

   从西宁出发,沿着湟水泱泱,奇峰延绵。水鸟流连。这就是他所说的峡谷。

 

   他将手里的烟头弹向远方,站起来说,游泳去吧。苏说她没有带泳衣。他做了一个切的表情,跳进了水里。像一条鱼一样,他游到苏的面前,手抓住她的脚踝,苏就防不胜防地落入水中。苏听见他大笑,一瞬间就没了脾气。等到了傍晚的时候,一切变得安静。苏看他在夕阳下平静的面孔,泪流满面。

 

   几年又过去了,苏的生活变得平静,他也再没有联系过苏,但苏知道,他过得很好,满大街的报纸上都是他的名字,苏笑笑,没什么想法。

 

   苏混的不错,却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或许,生活是一滩百般无聊的河水,苏并没有把他游成江湖。

 

   大学毕业之后,苏继续出发,从湟水往河的西边走,穿过西宁城,穿过西峡谷,穿过日月山,穿过青海湖,穿过湟水发源的地方,当年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当踏上归途的时候,苏看见峡谷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想,其实那么多年,都是自己站在原地,看世界流浪。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博客大全免费收录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寇玉鑫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