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错缘依旧很美

作者:投稿 , 分类:生活语录 , 浏览:3689 , 评论:0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一张桌子上的这俩人心中各自回忆着曾经的过往,只是他们俩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是和当初一样的心有灵犀。“你这个麻眯儿,懂个撒啊?一天只会学习,国家的未来人才啊?”杨泽一边嘲讽着李伟一边朝着慧思眨巴一下眼睛,就那样斜斜的靠坐在墙角,等待他的最佳合作伙伴慧思的出场,从这俩的默契度上真实从一开始相识到最后的越来越熟悉后,俩个人对彼此的一言一行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或许男孩儿和女孩儿之间的心灵相处仅仅需要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就可以让彼此醉于心,醉于行。

   杨泽想:“我们俩当初的默契真是无人可抵,无人能比。可是而今、、、、、。”

   杨总,我们老总临时有一点儿事要处理,所以他要迟些到,待会儿哈,咱先玩儿哈!如何?杨泽被旁边儿的慧思轻轻捣了一下一晃如初醒,一下把思绪坠回现实笑说:“哈哈,张经理,这没问题,胡总有事儿吃点到没什么问题的。”

   那张经理我先邀请你唱一首?如何?慧思面带微笑的说。这?不知杨总是否同意呢?张经理狐疑的看着杨泽.当然,杨泽回答后完,就坐在座位上,看着慧思。

   当年的慧思,大概满脑袋里只有学习,只懂得好好学习,而今的她,居然都会先邀别人唱起这袅袅之音了哈!大为进步了。这丫头终于长大了,终于步入世俗社会了。

   有一次,班级里举行的唱歌比赛,老师组织全班同学在班级里联系唱着这首爱国之歌,就这丫头闭嘴不语,老师那小眼一眯就看到这丫头在哪儿一杵,老师把咱这位不语姑娘叫起来后,让她一个人站起来后当着全班同学一个人独唱此曲。

   可是这妞子起来的一句震惊了所有人说:“我不会唱,也唱不出来。”此刻我要为大家批注一下(咱这位老师可是震响全校的魔鬼老师哦!)此时就在那一刻那一分那一秒,我们的魔鬼老师就像是被时光机定格了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一语不言就气哼哼的离开了班级。啊哈哈哈哈,这丫头,只是冲着自己咧嘴一笑,当时的我感觉她就像天使一样,拯救了我们这些和她思绪一样的人啊!而今的慧思真是、、、、、、

  

  错缘

  

  正在一种弦歌莺莺之中,慧思与张经理的一曲刚好唱完,张经理就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他们的老总到了,门缓缓而开,令慧思惊讶无比,原来和杨泽要进行合作的却是他陈海生。”杨泽向海生介绍慧思的时候,这位老总显然是忘记了慧思,还是他只是在掩饰呢?”慧思想。也许人最为复杂的情感便是感情,最为荒唐的见面就是遇见。

   寒暄片刻后,慧思就带着怯怯的心理就要告辞离开,被杨泽相伴送达闺蜜的包间后,杨泽说:“姐妹们先好好的玩儿,待会儿过来陪大家哈!”而慧思的表情呆呆的,因为刚刚那种感觉就像余音绕梁一般还没有从耳边离开,她还没有从刚刚的思绪中回归而来,就随着自己的潜意识进入闺蜜的这个包间,杨泽极为亲切的摸摸慧思的头说:“你怎么了,感冒了吗?”或许杨泽某种敏感的神经早已告诉自己,慧思是因为哪位他的合作伙伴,”而后冲着慧思笑笑。神补赶紧一句,说是慢那是快,让这处于有些尴尬的慧思得到了神一般的救获哦!“哎哟喂,还怎了得,你们这是要羡慕死我们多少人啊?让不让我们这些人活啊?啧啧,你们真是让人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声声哄笑后,杨泽满脸通红的就走了,而慧思还没有从刚刚的思绪中剥离出来,回想起那句话:“要么生死相随,要么形同陌路。”

   这是多么悲催的一句话,可是这一切都无法逾越,那不是一道沟,而是一道鸿沟,信仰问题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大沟,又有多少男男女女在这里翻了船啊,喜欢是无论你怎样我都爱,不喜欢就算是你多爱我依旧无法接受,不是他的错,错就错在你不该爱上我这样性格的女孩,唉本以为我们就这样了,可是为什么又会相遇呢?真是可笑,命运这玩意儿太过难以说了。

   神补永远是一个富有洞察力的姑娘,“慧思你怎么了啊?这刚刚分离怎么就这样的落寞啊?以前的你可是我们宿舍最为坚定的姑娘,是吧同志们?”“哎呦,都记得不?什么的海誓山盟我听多了,别给我扯了,又是什么的什么啊?哈哈哈啊、、、、、,慧思却一句话都不语,静静的回忆着当初的一切事情。”

   我愿意带你去看青海湖,也愿意等你,不论你怎样,你的脾气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受不了,反而是喜欢,你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能记住你说的每一句话,因为每一次给你打电话我就是为了听听你的声音,你不想说我可以随你,咱挂,你为什么不接受,我已经向你走近了99步,你为什么就舍不得走一步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想到这些慧思的头皮都发麻,她知道爱一人不是错,错就错在爱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或许最幸福的就是发现自己当年爱的那个人也恰如其分的爱着自己,可是、、、、、

   而在此时,这间包间里真被一首“以朋友的名义”响彻整个房间。再看看紫霞夫妇如痴如醉的模样,慧思听着曲境更是回想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原来回味依旧美

  

  “哎,杨兄弟咱这可是真心话大冒险啊哈!不许耍赖,可要好好的说啊!你对你女友的最大印象是什么啊?哈哈”张经理边说着边阴险的坏笑着。”哈,那是在初中的时候吧,她特别不听话,但是上课的时候却是最听话最认真的时候,有一次上我们最严厉的老师课的时候,我的后桌儿就悄悄地给她剪头发,这丫头认真到了一点儿木觉察,我的后桌儿边弄边笑,慈禧一黑板擦飞来还不忘给那家伙擦些粉,,一般初中小女生发生被剪头发这种事儿肯定又哭又闹,可是她看着那家伙哈哈大笑不说,还来一句,你胆子真小,怎么就剪了这麽点儿头发,下课后还大讲小学时候自己怎样剪前桌儿头发的事儿,嗨,这丫头,哈哈哈、、、、、哎,陈总?你呢?什么事让而今依旧记忆有新呢?

ノ゙嗨,这说起来怕哥们儿你都不信,最让我而今记忆犹新的居然是以前我聊过的一个网友,我们都不曾见过面,但是感觉确是那般的深刻,因为那会儿我刚找到一个稳定的工作,自己也不敢轻易的旷职。

   唉,要是现在我早就飞奔而去看她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估计都毕业结婚了吧!杨泽,你们回族结婚都特别早,你们俩怎么还没有结?兄弟,这世间呢?有些话你不马上说,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有些事情你不马上做,也许就再也没办法实现了,像我之前觉得我和她无论怎样还有回忆可以想念。

   可是,光有记忆事不够的,因为你再也无法轻易的去接受其他的人了,不是记忆靠不住,而是时间太强大了。哈哈,说着陈总拿起酒杯在哪儿狂饮,无人阻拦,因为这一席话说到大家的心坎儿上了,那个,杨兄弟,协议明天你来我公司签,我今天突然感觉不舒服,我就先走了,张经理送我一下,说着大家将陈总送出门,回到包房的杨泽立马收拾一下,就去找慧思,进门一看,慧思还坐在那长椅的拐角处发呆。

   有是眼疾手快的给杨泽打招呼,杨泽冲大家一笑就悄悄的坐在慧思的傍边,悄声细语的说:“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慧思说同意了,说她要回,以后与大家再聚。

   “你住在哪儿?康佳小区,我现在是哪儿的调解员,哦,你在这里面等会儿,我去取车。”

   今夜天很黑暗,原来小雨已然袭来,而杨泽的心情却正好这天气截然相反,当初的他,既因为自己的学历又因为自己的胆怯使得自己与慧思相别整整三年,当初的他想慧思是个好女孩不应该跟着自己受苦,所以他不敢表白,因为他怕自己无能力的情况下给慧思表白后,让慧思为难,他们之间的友情就因为自己的爱情意识阻挡后,无法再继续前行,于是,自己就选择不再和慧思联系,还是形同陌路吧!

   她该过好的生活,而今夜与慧思的意外相遇,并知道慧思还没有结婚,他的内心确实是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而站在门口的慧思的内心也是说不清楚的感觉,既惊奇又高心,更多的是惊讶。今夜既遇到了自己曾经久久思念的人,也遇到了自己曾经受到触动的人。人世间有些道路真的很窄又很宽,窄到一下见到俩,宽到波折几遭都无法相见,但是回忆的过往再次涌现的时候,原来依旧很美。

   一眼相转,“嗨,想撒呢?怎么又在发呆,快上车,小心被淋湿了,说着就拿衣服遮住慧思的头”哦,慧思回过神儿来后心却砰砰直跳,其实当初的她对于这一情节不知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象过多少次,可是突然的发生还真让她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而对于杨泽来说,这一刻也是他特别渴望的一刻,心里暗暗的得意自己终于实现了愿望,其实,在这丫头上大学第一年的时候,他和自己一同学看过她,当时她出来的时候衣服穿的比较单薄,自己说要把衣服给她时,她拒绝后只是用眼睛看着自己吸烟的样子,不知当时她的脑子里想的什么。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张样了,车在杨泽的手中也开始启动,一路上两个人突然都有口难言了,气氛显得极其的压抑。“杨泽,你怎么也没有结婚啊?文茹呢?那个你俩一直都好吗?”

   哈,好啊,一切都算的上质感吧!至于结婚一直觉得还不怎么适合的吧!“你这家伙结婚我觉得不是遇到合适的,而是遇到自己开始的那个,对了那你为什么都不联系我啊?我还记得额你说过以后发达了一定会帮我的额,怎么怕我找你帮忙?说着慧思笑着看了看一眼杨泽。谁说怕你找我啊?不都有这样一句话嘛,有时候不是我不理你,其实我也想你了,只是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而且,我还怕你嫌我烦,杨泽辩解道。

ノ゙嗨,你这一说好像觉得都是我的错啦?哈哈,看你的样子,看来这三年你混的不错,真为你高兴,只是快快努力哦请我去吃喜宴,我还以为你早就结婚了,还想你这家伙都不叫我去。不过你猜一下我会去吗?慧思问着杨泽,思绪又回想起以前。

   “看看你啊?不就和一位帅气的男孩儿坐同桌儿了吗?至于笑的这样豪放吗?你怕是不知道他喜欢温柔的女孩儿,你再怎样的开心也就那样哈!”文茹说着这些话在慧思的脑中荡漾着但是她什么也不说,其实,一开始的慧思压根儿就不懂得这些这些喜欢与不喜欢都是一些什么东东,那是的她除了学习就是玩儿,或者就是看小说,各种各样问同学借来的书,一刻不停的充实着自己的大脑,因为她过早的懂得了自己不努力以后的命运会是怎么样的,所以她压根儿想都不回想这些东西。

   可是那时候的小女孩为了自己的所谓的喜欢就不会估计其他的友情,记得慧思只是对文茹笑着说:“如果你喜欢这个同桌儿,咱俩换吧?反正和谁坐同桌我都无所谓啦!”

   你、、、、、、,喂,到了吧?是不是康佳小区,你今天怎么了?发烧?说着便用手摸摸慧思的头,不烧啊!”那个太晚了,谢谢哈把我送回来,下次请你到我家做客好吧?慧思说。

   恩?好吧,等会儿把手机给我,再把这衣服披上吧,这是手机。外面的雨这样大,小心感冒。慧思披着杨泽的衣服下车后,飞跑回到小区门口,招手给杨泽,杨泽的车也掉头消失在雨中。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博客大全免费收录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寇玉鑫自媒体